职场文库 >> 职场标签 >> 职场文章 >> 烂大街的管培生,曾是离CEO最近的人

烂大街的管培生,曾是离CEO最近的人

烂大街的管培生,曾是离CEO最近的人

职场问答 703 2022-07-21

对于新的入局者来说,曾经贵为“天选之子”的管培生光环可能正在褪色。

“无午休、无加班费,默认每天12小时一周干6天是正常工作时间。工作内容是卸货、杀鱼、拿补货。夜班从卡车上卸货到冻库冷库和常温货架上,水产要杀鱼、抓虾、拿贝壳、拿螃蟹、活剥牛蛙和甲鱼斗智斗勇”。

“培养计划名存实亡、社招校招职级不匹配、工资倒挂现象严重…入职后才得知管培生存在入职不满一年不允许升职、调薪的‘潜规则’。入职两年不到,同届管培生离职率已超过半数”。

“研究生到手四千五左右,本科生不到四千。十八个月保护期,没有业绩考核。骗个985硕士去发传单。三年离职率100%、两年90%+,一年的还在保护期,离职率三四十左右。

前几年会有些985硕士被骗进来,很多人吃了套路的亏。这两年招不到什么人,慢慢放低要求,说是要涨工资,不过还在画饼”。

原本可以“直达天庭”的管培生在杀鱼抓虾、发传单的工作里加班挣扎,上述来自头部生鲜平台、在线旅游平台、券商的管培爆料揭开了企业管培生的B面。

当管培生的培养被稀释、晋升变缓慢,对于更想实现自我价值的年轻一代,有的人已经吃不下“高管梦”的饼,有的人还想就着汤再咽一咽。

逃不开的“打杂”困境

“原本以为能在半山腰起步,没想到还是在山脚下,上山的路还很长。”

香港城市大学硕士毕业的言培回内地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某宇宙房企的管培生,“当初看到薪酬,超出业内平均水平不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签约了。一开始被分配到华南区域,说是轮岗培养三年后就能当操盘手”。

满怀憧憬的言培第一年过得还算顺利,但第二年起,“噩梦”就开始了。

“也怪签约时候没看清楚,底薪培养期只有一年,第二年管培生集体降薪,我们后一届的管培薪资反而比我们高。这也就算了,但长期培养机制也变了味,这三个月干营销、下三个月干销售,再过三个月又转去前策。”

近三年的管培期下来,言培没有正式的固定带教人、几乎没有在一个业务条线上干满过半年。“流窜”于各个项目点的他说的最多的话可能是“品质新盘,X万X一平,了解一下。”

与言培差不多,双一流院校毕业的阿川在校招季经过四轮面试成为了某头部互联网大厂的内容管培生。

“同期入职的管培大概有30多人,成为储备管理干部前有两年的轮岗期,但同期七成的人没有坚持到最后”,阿川回忆道。

作为内容管培生的他,被分配到内容审核部门,“第一年的薪酬待遇与非管培应届生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没有太多的轮岗学习机会,直属leader就是日常工作的指派人”。

一天千余条的待审核内容、一周工作六天,还要面对不断更新的舆情指令和提升的内容指标,阿川在坚持小一年后选择了辞职,他是同期倒数第七个离开的,大厂光环也没留住他(她)们。

查阅过往新闻就可以发现形形色色的管培生的“打杂”困境。

某头部移动出行平台的管培生事件就曾闹得风风火火,当届管培生大多数被分配到了驾管岗位轮岗,时间为6-9个月,并且轮岗结束后的安排也没有明确答复。

该平台内部员工表示,驾管岗位其实就是高级客服,负责日常与司机的沟通和维护。与言培、阿川一样,他(她)们都被困于基层“打杂”,由于预期的落差,绝大多数人最后选择了离开。

高竞争 低留存

前程无忧2022校园招聘白皮书的学生端调查显示,相比2021届,管培生对于2022届毕业生的吸引力有所下降,但在求职意向岗位职能排名中仍然位列前十。

“十几平的房间里,对面坐着HR团队,旁边坐着的同场竞争者有来自国内G9的,也有哥伦比亚大学、伦敦国王学院、香港科技大学等QS全球排名前50的,普通的211本科应届都很少看到。”,

作为某互联网大厂2020届管培生的凉兮一边回忆当初过关斩将的情形,一边感叹管培生学历的愈发内卷。与她同期入职的二十位管培生基本都是国内前20的院校背景,本科生仅有两位,其余七成以上拥有留学背景。

分别在生物医药和金融券商企业担任管培生的凉兮校友也对管培生资格的高竞争表达了一样的看法,“群面、复试、HR面、高管面,成功经过四轮面试才可以最终拿到offer。群面大概筛选率在10-15%,复试和HR面相对好一点,高管面差不多三成的成功率。等于说100个人,最后可能就挑剩下5-6个人”。

2022年,京东宣布开启最大规模春季校园招聘,招聘超两万名高校毕业生,其中,管培生100-150人,占比在0.5%-0.75%之间。

据Tech星球报道,同期的第16届京东管培生录取人选中,学历97%以上是哥伦比亚大学、香港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高校毕业生,只有三个人是211学校毕业生。

然而,与管培资格的高竞争相矛盾的是,大多数管培生熬不到成为管理者的那一天。

“发过传单、做过顾问,除了管培的周期性汇报,日常工作和普通化妆品柜员没什么两样”,虽然没有像京东管培筛选那么夸张,但在头部奢侈品公司担任管培生的依美当初也是以30:1的淘汰率晋级的。

“按规定,要在柜台做满一年才能换岗,而定岗部门、定岗职能都是未知,唯一确定的是能拥有一份办公室工作”,在换岗日期到来之前,她的同期已走人过半。

房地产行业的言培、互联网行业的阿川、奢侈品行业的依美…身处不同行业的他(她)们,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竞争后都没有等来期望中的高光时刻。

管培生 不香了?

管培生不香了?可能是时代变了。

京东80后管培生副总裁余睿PK掉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王路,出任电商平台1号店CEO。成为京东多家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张雱是2011届管培生,管理京东全球购的业务负责人邱煌是国际管培生……

据京东公布的数据,历经10年,管培生计划共为京东培养了100余名管理岗位的骨干中坚。相较于相同岗位的管理者,他们平均年龄要小5.5岁。

查阅各行各业管培生出身的高管公开信息不难发现,和京东一样,他(她)们至少都是10多年前的“初代”管培生,

身为同一时期入局通信行业的前任管培生、现任华东大区副总的章赫坦言,“我也经历过两年的轮岗期,几乎前中后台的岗位都接触过。头几年的管培工作几乎不能为公司带来任何效益,但那会儿经济上行、公司也处于大增量市场,内外部而言,都有一个比较好的培养环境。现在的管培生再进来,可能职业路径就没那么顺畅了,需要更多的耐心。”

如章赫所言,如果要用几个字来形容一个成功的管培生制度,那可能就是“天时 地利 人和”——与外部而言,有足以支持公司业绩的增长市场、领先的产品或技术、可复制的行业经验;对内部来说,有足够的轮岗岗位和晋升空间、大量资源和成本的倾斜等等等。

大多数管培生可能都会经历和言培、阿川、依美相似的幻灭过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其他行业,当整体经济下行、行业进入存量市场争夺、人员流动率下降,业务收缩自然带来晋升空间的压缩,那对于大多数管培生来说,他(她)们也只能在各个部门间“流窜”并等待。

“苟住”、降低预期,或许是现阶段最无奈也是最现实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