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文库 >> 职场标签 >> 职场文章 >> 2022年大厂新员工,能度过2023吗?

2022年大厂新员工,能度过2023吗?

2022年大厂新员工,能度过2023吗?

51职前 1246 2022-07-28

从大厂毕业的45天,仕为投了100多份简历,没有一个offer。他烦闷的向朋友吐槽,朋友却告知“今年形式就是这样,所有大厂都在裁员,只有应届生稍微好找点。”

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到1076万人,比去年新增167万人;海归回流超100万。今年“找工作难”、海归变“海待”的就业现象尤其明显。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目前国内待业的人群已高达1300万;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16-24岁城镇青年调查失业率为19.3%,较上月上升0.9个百分点,创2018年有该统计数据以来的新高。同时,这一年龄段失业率比整体失业率高出13.8个百分点。

在这种大规模的找工作难现状下下,依靠一两个企业的扩招似乎只是望梅止渴。

Part 1
报复性求职

“最近2周,很多人找我内推找工作,一天就有10多人,因为工作太忙,私聊很多都没法回复。于是我建了个招聘群,没想到5分钟就满员了,只好又弄了个招聘二群,一会功夫又满群了。”

疫情期间买菜群认识的小伙伴,现在都成了王涛的客户,而面对这种好副业。王涛的钱也很难赚,很多人都推过去了,但是就没有了回应。

“这样的情景,上次还是在2020年”王涛说到。

疫情爆发之后,很多准备离职的人不敢离职,一位西藏事业单位工作的人本来嫌弃西藏偏远条件不好准备辞职,听到疫情之后准备继续支援西藏;由于求求职者众多,很多不准备换人的企业也开始组织面试,只是因为想换一批性价比更高的。”

而今年的企业也深有体会。一名base在深圳的互联网大厂中层管理人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前几个月他们收到了很多腾讯和平安科技的简历,“很明显这些都是裁员来的,有人甚至直接在腾讯的工位上面试,问我日常几点下班。现在的简历数量,比春节后的金三银四还多。”

报复性求职之下,企业的招聘要求也水涨船高,求职者总结出了几条要求:

1.年龄最好是30岁以下的,硬性不超过35。

2.学历是统硕以上,985,211,海外TOP100学历。

3.经验10年以上且稳定。

4.薪资硬性总包60以内,不要求涨幅还能降薪。

5.工作能加班996.007的,且是大头兵,不配团队。

Part 2
报复性招聘?

据中央网信办官方公众号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7月到2022年3月中旬,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快手、百度、京东、网易、微博、哔哩哔哩等12家企业总离职人数21.68万人,总招聘人数29.59万人,净增用工7.91万人,其中11家企业招聘人数多于离职人数。

但是针对头部大厂的现象对招聘市场报以乐观心态还言之尚早。

根据2020年新民晚报报道,2020互联网行业仅30%逆势扩招,主要集中在医疗健康、物联网、物流运输、信息安全、汽车出行等领域

2020年羊城晚报表示全国33.3%的企业已启动秋招,2成还在筹划中,今年没有校招计划的占到46.5%。在有招聘计划的企业中,42.6%的企业招聘规模与同期相比有所增加。

而我们期待的报复性招聘,由于经济的延迟作用,出现在了2021年。

2021年随着经济的复苏,企业经营恢复增长。据中智咨询调研显示,2021年上半年近四成企业完成了全年业绩目标的50%以上,经营业绩情况良好。

随着企业的经营好转,企业招聘需求明显增加,有46%的企业扩大招聘,其中民营企业有六成表示将增加招聘量,扩招趋势最为明显。

七成企业有针对2022届毕业生的校招计划,其中57%的企业有秋招计划,13%的企业不开展秋招,只有明年的春招计划。企业秋招人数在2022届校招计划中占大头,秋招平均完成校招需求人数的2/3左右。

在有2022届校招计划的企业中,六成企业的应届生招聘需求和2021届持平,34%的企业招聘需求增加。

其中58%的新一线城市企业,以及四成左右的民营企业校招需求增加,应届生扩招趋势较为明显。

按照2020年第一波大规模疫情的规律,今年谈报复性招聘或许还为时过早。

更严峻的现实是,据财新采访报道的消息,降本增效已经成了众多互联网企业的主旋律,2021年秋招的热潮,短时间内似乎不会出现,2022年求职困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持续。

Part 3
报复性之后

今年年初,大厂裁员成了一个让人更加焦虑的话题,但是这场突如其来的裁员背后,网友议论纷纷,但是观点也都出奇的一致:感慨互联网红利肉眼可见地流逝,曾经高歌猛进的互联网业务都在大面积撤退,在大浪淘沙后不得不面对亏损的现实。

小袁是去年秋招进入某大厂的,与他一起入职的,还有很多应届毕业生,入职之初他们还因毕业进入大厂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离财富自由更进了一些,

但没想过试用期刚过,团队就被整体解散,他的团队起源于一个PPT,甚至一个突发奇想的idea,就拉来上百万的预算,但是也会因为一个idea被快速的解散。

现在回想时,他突然意识到,就算倾注部门全力也很难实现目标,“为了实现PPT,我们都在为难自己,只不过当时是只缘身在此山中。”

一位已从字节跳动离职的员工表示,这是时代的问题,“当年不少岗位都是招人养着,让对手招不到人的卡位行为。现在裁掉这批人才是正常状态。”

换句更简单的表达就是,2021年企业扩招进去的人,大部分都会在2022被裁掉。裁员有很多逻辑起点,其中之一,可能就是招的时候太过冲动。

根据IT桔子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显示,2021年以来倒闭的企业不伐成了40多年的老牌企业,也不乏背靠资本好乘凉的嫡系业务。

一名老阿里回忆,当年年初订的目标自己和同事都觉得完不成,但一年下来,“感觉没干啥”,业绩却翻了三倍——是所谓“时代红利”。

可在今天,那道“加人=加营收=加市值”的简单算式不再坚固。根据36氪计算,过去三年,互联网几家头部公司人均产值与利润逐年下降。而他们的市值,往往腰斩乃至腿斩。

对于现在求稳的求职者,企业的报复性招聘,或许只是下一个大规模裁员的引子。

短期来看,政府可以在求职者和企业之间构建桥梁,同时增加政府职位的投放力度,降低失业率。但从长期来看,企业高效增长的瓶颈期不突破,降本增效只会成为持续性选择。

疫情攻势稍微缓解,各方都期待着一场报复性的行为去走出困境,但是报复性这个词,本就是饱含危机,今年进入大厂的新员工芳芳表示,报道那天就已经做好了被裁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