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文库 >> 职场标签 >> 职场文章 >> 互联网裁员潮下,那些被迫“毕业”的人去哪了

互联网裁员潮下,那些被迫“毕业”的人去哪了

互联网裁员潮下,那些被迫“毕业”的人去哪了

51职前 1768 2022-04-15

2022年伊始,猫厂、鹅厂裁员的消息不断登上热门。

除此之外,近些日子来,很多知名大厂也纷纷传出裁员信息,无论是业务的正常优化,还是人员的正常流动,互联网裁员潮本身,都变得越来越清晰。

于投资者来说,泡沫之后,原本的真相开始显现;于企业而言,裁员潮或许是一个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经济结果。

在企业强调“降本增效”的时代,那些被裁员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

我开始羡慕之前被裁的同事了

某top大厂,入职3年,工程师  

被裁原因:人员优化

2019年,李成入职了一家互联网大厂。

“一开始,一切都昭示着‘明天会更好’,只要顺着这个体系生存,就可以生活得很好。这是我这样没有背景的年轻人,能改变境遇的最靠谱方式”,

李成表示,“实在的薪水让人感觉很踏实;还有各种大神一样的同事,他们很多都来自名牌大学和知名公司,因为看好这儿,于是跳槽过来。”

这种环境让人很愿意努力工作,我也一样。

按照规定,我们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吃完午饭,我偶尔会跟同事一起在楼下散步,但会时刻关注着手机,查看微信群里的需求。

谁也没想到,裁员来的如此突然。

春节前一周,HR开始大量约谈,身边的同事一个个走了,整个过程非常快,有的谈完出来收拾东西就走了,辗转听说走的同事拿了N+1。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成继续工作着,但想象中的约谈一直没有轮到他,他心里暗喜,可能自己的价值被领导看到了,所以躲过了这次劫难。

然而,谁也没想到,真正的劫难是之后。

几个月后,公司再次大量裁员,HR给出的理由是“公司为了更好发展,需要进行人员优化”。HR面谈时,会直指自己比较低的绩效,说是工作没有做到位。

“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没有赔偿,我开始羡慕之前被裁掉的同事了,被裁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说工作能力不行,还拿不到N+1赔偿”,李成表示。

僵持一段时间后,李成和公司协商失败,公司单方面解除了他的劳动合同,他不得不进行仲裁。关于仲裁,他咨询了律师,按照律师的说法,他赢的概率很大,但要折腾小一年。

“斟酌之后,我还是决定走仲裁,我愿意牺牲短期的职业发展,要到一个说法,拿到自己应得的赔偿”,李成说。

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李成正在积极准备新一轮的材料诉讼。空余时间,他还给自己注册了网约车司机,赚点外快。

从内容运营到策划、直播,一直在转岗

某互联网大厂,入职5年,内容运营  

被裁原因:业务线裁撤

2016年,顾欣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大厂。

当时公司在做知识付费、直播、电商等业务,发展势头很好,一轮融资之后,更是大量招兵买马,创建子公司,很多员工关系也被转到了新公司名下。

然而两年不到,业务就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随着竞争白热化、资金减少,很多业务开始缩紧,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裁员,顾欣所在的成人线,500多个同事,最夸张的时候一天裁掉100多人。

子公司一些同事的员工关系被转到了总公司。而顾欣的部门也一直在变化,从成人线到青少年线,从内容运营到策划、直播等,

“感觉在动荡中,我变成了一个全能人才”,顾欣笑说,“领导的大饼也一直没停过,那时我也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更何况是商业呢,所以要与公司共患难。”

双减政策之后,公司的青少年线全部裁撤,顾欣也是其中一员。

经历了公司的“动荡”,顾欣开始尝试理解整个过程,理解自己没有过错,也尝试理解公司,疫情三年,很少能看见什么行业是逆流而上的。

被裁员后,顾欣决定出国读书,继续自己的学业,她选择了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视频制作,这个专业于内容运营而言是一种加持。

平时除了上课,顾欣会上很多专业网站和论坛,掌握最新的行业动态。最近,她认识了一个大神,对方很看重她的一些作品和从业背景,邀请她一起做一个创业项目,还可以支付部分留学费用。

“你看,人生就是这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要你勇敢往前走,总会有一些希望在向你招手”顾欣说。

两万块,我花了8个月

某民营公司,入职2年,视频剪辑

被裁原因:部门大规模裁撤

2018年研究生毕业,田田选择进了上海一家盈利还不错的民营企业。

彼时,公司刚拿到一笔投资,整个福利、待遇都还不错。但世事难料,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公司业务影响很大,原本的线下业务几乎全线停摆,公司开始慢慢推迟发工资,缓交社保、公积金,直至最后部门大规模裁撤。

被裁员后,她有点懵,虽然一切看似都有迹可循。但好在田田还有两万多的积蓄,于是她选择先躺会,让自己缓一缓。

她甚至突发奇想,如果一直不工作、一直没收入,靠着现在的存款,到底能活多久?

然而,坐吃山空的日子并不好过,经济下行,生活多艰,这是必须面对的事实。为了保证自己在找工作之前活下去,田田开始消费降级。

首先,每个月最大的支出就是房租,之前为了工作方便,田田租在公司附近的市区,现在她找了一个偏远的房子,每个月只需要1200块,节省了不少。

其次就是护肤品降级。以前都是用一些大品牌,一套2000+,现在全换成了大宝和玉兰油,100块全搞定。

接下来就是服饰、鞋子,以前工作累了就会去逛逛街,看看有什么新品,但现在趁着搬家,田田把家里的衣物、鞋子整理了一遍,发现有很多已经好久没穿过了,还有很多其他闲置物,她准备把自己用不到的挂到二手平台卖掉。

另外,以前还会在网上充一些会员看书、看视频,现在田田选择在手机上看一些免费视频,或者骑自行车去附近的图书馆借书,一次可以借5本。

除了控制消费欲望,田田把目光放在了节约生活用度上。家里有一个闲置的桶,她拿来接洗衣服的废水,然后用来冲厕所;刷牙洗脸也开始有意识地及时关上水龙头……

慢慢减少甚至不点外卖,虽然厨艺没有什么明显的进步,但在体重上是有迹可寻的。

就这样,两万块,田田花了8个月。

这段失业和躺平的经历,在每个人眼里或许是不一样的感受,不论如何,田田思考了很多,“这次裁员让我意识到我其实仍是个普通人,不能在虚幻的消费和资本中失去自我。我想我还年轻,总不能一直这样靠省钱过下去,相比节流,可能开源更重要,接下来,我要开始努力找工作了。”

抓紧一切时间工作,担心被赶超

某独角兽公司,入职1年半,产品经理

被裁原因:被评为低绩效

刘青是2018年通过社招进入这个独角兽公司的。

回想起当时进来的感受,刘青表示,仿佛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与自己竞争的都是些叫得上名号的大厂职员,感觉每个人都很厉害,也许是运气好,他进来了,工资也翻了一倍。这一切都让他无比珍视这个机会。

刘青所在的部门是产品部,他负责其中一个项目,需要和产品相关的前端、后端等部门进行沟通,不断调整需求、拿到成果。

随着业务推进,刘青开始意识到不对劲,自己的大量时间都花在了随时和各个部门沟通的环节里,而各个部门还需要应对不同产品的需求,每天都是在排时间、提需求,而真正能推进的任务少之又少。

加上每天的日报、周报,大家都当成了论文来写,一个日报有的人可以写几千字。

“当时我就感觉,实在是无法把所有精力投入到产品本身。为了做好这个工作,我需要随时关注各个工作群的消息,以防错过响应”,刘青说。

年终绩效评级的时候,领导无情地给他打了一个低分——E,理由就是工作目标完成不足。用刘青的话来说,E是公司里一种无形的职场污点,拿到这个评级的人,大部分都会“说不清楚地”离职。

为了扭转自己的境况,下次绩效评定拿到高分,刘青不得不更努力工作。每天22点以后下班是很普遍的,最夸张的时候他经常需要通宵,一边处理工作,还得插空学习,生怕一不留神就被赶超。

在这样在高度压力下,刘青艰难地进行着自己的职场之路,直到体检。

医生告诉刘青,他胃里长了一颗息肉,这是由于长期作息、饮食不良引起的,如果息肉继续发展,有癌变的可能。健康警报拉响,刘青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两个月后,刘青不再期待下次评定拿到高分,他决定离职。

离职后的刘青一边开始注重饮食、规律作息,一边重拾了B站up主的副业,与粉丝们分享产品经理的硬核知识,除此之外,他还会从产品经理的角度分析一些新产品,帮助大家多角度看待,慢慢积累了一些粉丝。同时,他还兼职帮一些公众号写稿,赚取生活费。

“以前老是听别人说斜杠青年、灵活就业,现在我也是其中一员了。接到活之后,对方只要告诉我需求和截止时间,我就会安排自己的时间去完成,不需要24小时在线响应别人,这种感觉还是挺爽的,”

刘青说:“当然,不稳定也是一种风险,但现在谁敢说在公司上班就一定稳定呢,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好。”

写在最后

以前,高薪、高福利都是互联网吸引人才的手段,进入大厂也是能力、体面的代表。但一轮又一轮的裁员让人们看到,互联网的光环正在退去。

加速的内卷造就了更残酷的竞争,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别人比你做的更好。未来,裁员可能是多发的,互联网年轻人们也要被迫面临更艰难的选择。

既然裁员避无可避,那么每个人面对裁员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了。随着企业和个人的依赖关系逐渐减弱,年轻人也许要抓紧时间锤炼技能,当你的能力成为买方市场时,你就有了话语权。

前路如何,勇敢地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