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文章 >> 所有标签  >> 文库文章  >> “新式裁员”成外包,是简历镀金,还是自绝后路?
“新式裁员”成外包,是简历镀金,还是自绝后路?
祝你前程无忧25052023-07-14

自去年起,互联网行业“资本+垄断”的烧钱时代告一段落,大厂纷纷节衣过冬。今年初,有内部传言,多家知名企业将员工转成外包重签合同,不接受的员工可以拿钱走人,被称为“新式裁员”。

正式员工转外包、十个岗位八个外包,求职者避之不及的外包岗位,让大厂们爱不释手。

大厂正在外包化

近日,网传截图显示,“腾讯正在全面od化,包括csig、pcg、teg在内” 。

腾讯在过去 20 年里一直不断壮大,但在最近四个季度,腾讯员工总数不升反降,相比 2022 年一季度,腾讯雇员少了一万多人,薪酬开支同比降低了6%左右。管理费用、销售费用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管理费用下降 8%,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下降 13%。

同期,字节跳动武汉也传出无缓冲裁员数百人,运营等业务全面转向外包的消息。

据调查记者 Lee Fang 的一份报告称,包括谷歌、Meta、亚马逊、微软和 Salesforce 在内的一些科技巨头,在裁员数千名员工仅几周后,又大量雇佣了低薪外国工人来美国工作。他援引了 2017 年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如果没有移民,2001 年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的工资水平将高出 2.6% 至 5.1%,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的就业水平将高出 6.1% 至 10.8%。”

“大厂到底有多少外包岗?”有人在社交平台上发问。此前据经济观察报,2018年后,用人单位出现了大量劳务派遣向劳务外包的转变,劳务派遣的比重从原来的80-90%降至50%左右,劳务外包却高达60%-70%。

根据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累计吸纳从业人员1395万人,大学及以上学历占64.3%,其中大量从业人员流向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领域。仅中软国际、软通动力、文思海辉三家软件外包巨头的员工就超过20万人。

大厂外包并没有明确的数字统计,却让许多求职者产生了“大厂外包无处不在”的感受,“怎么这么多大厂外包”,“随便找一个公司就是腾讯、阿里、华为的外包”。

成本与风险的缩减密码

据美国人力资源服务巨头Manpower Group的报告,具备条件的公司如果把招聘流程外包出去,可以有效节约20%招聘成本、缩短35%招募周期,同时能将人才保留率和人岗匹配率分别提高25%和20%。用人企业的社保缴纳负担也有望降低或转嫁。

标准劳动关系下的企业用工成本既包括工资、社会保险费、终止或解除合同的补偿,还存在签约、调岗、沟通及解除等大量隐性、摩擦性成本,甚至可能出现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对调岗不服的仲裁诉讼等。

而灵活用工则形成了鲜明对比,大厂企业直接通过第三方来满足生产、经营的增员、减员需求,既减少磨擦成本和规避不可控的隐性成本,还避免了解雇员工的风险和成本,更是大幅提升了管理效能。

一位互联网行业从业人员表示,外包首先就是节约用人成本。众多大型互联网公司扩张太快,摊子铺的太大,若全部员工均为正职,仅员工薪资就将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一旦回款出现问题,容易陷入现金流危机。

企业从高速成长过渡到成熟阶段,横向扩张会进一步分化出核心与非核心业务。核心业务需要“正规军”亲自把关,非核心业务大可以通过外包实现,这种经营思路逐渐被许多企业采纳。互联网大厂外包业务主要集中在通用、非关键、稳定性欠缺、劳动密集型岗位。

外包作为企业的边缘结构,工作内容不稳定、重复性高、强替代性强。一旦企业有较大的组织结构变动,外包都是首先被考虑放弃的。对于同工不同酬的待遇,不少外包人戏称自己是“临时工”“廉价劳动力”,随时都会面临失业的风险。

大厂外包,从镀金到逃离

外包始终属于和正式员工隔着隐形玻璃的“局外人”,而大厂的外包,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吃得开”的底气。相较于小厂,大厂的外包仍然是“香”的。在社交平台上,时常能看到有人爆出“清华毕业进外包”之类的消息。

事实上,部分人选择通过外包员工的形式进入“大厂”实属无奈之举。鉴于自身的学历、经验等条件并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这部分人群想要从人山人海、综合能力都很强的面试者中脱颖而出并非易事。因此他们选择了外包员工这一条路,希望借此踩上进入大厂的跳板,实现自己的“大厂梦”,给简历“镀金”。

大厂也开放了一些转正的机会,不过相较于数量众多的外包员工比例极低。一位阿里人士透露,单单他所在的部门里就有“几百号外包同学,99%不可能转正。”

所谓外包转正式机会确实有,但很渺茫,并逐渐沦为HR忽悠人的说词。

不可否认,作为大厂外包人,短时间内也可以凭借履历找到一份薪资待遇更优质的工作,但在新岗位上一历练很容易“被扒皮”。“不是出现大厂光环,就是会有惯性思维,缺少空杯心态,还会对薪资做超范围预期。”不少管理者考虑到在人力成本上的支出,宁愿选择一张白纸。

不只一位采访对象表示,有外包经历离职后重新找工作,会有更多的外包公司找上,而另一部分人则被评价为“与大厂无缘”、“花了简历”、“浪费了时间”。

就这样,一批一批的外包员工从大厂逃离,新的外包员工再一批一批的进来,循环往复。外包承载不了员工的理想,外包岗也不需要有理想的员工。

在招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