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文章 >> 所有标签  >> 文库文章  >> 好莱坞大罢工,戏里戏外,AI都成了裁员降薪的“大反派”
好莱坞大罢工,戏里戏外,AI都成了裁员降薪的“大反派”
祝你前程无忧16572023-08-14

在《碟中谍 7》里,反派不再是某个坏人或想要颠覆世界的组织,而是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超级人工智能,60多岁高龄的阿汤哥用肌肉对抗着看不见的十进制代码。

而在电影之外,阿汤哥也加入好莱坞及其背后影视产业工作者们抵制AI的浪潮中。上个月中旬,好莱坞因制片人联盟为节省成本更多使用生成式AI,导致减少薪酬支出与编剧人数,而陷入一场历史性的大停摆:十多万编剧和演员全都不干了——这是继在1960年之后好莱坞演员和编剧的第二次携手。

至今,这场停摆,仍没有结局。戏里戏外,AI都成为了消灭人类的“大反派”。

编剧、演员大罢工

早在今年4月,1万多名美国编剧协会成员就经过压倒性投票:如果新合同未能签署,就将罢工。然而,在5月1日合同到期后,电影和电视制片人联盟(AMPTP)的新合同仍旧杳无音讯。双方未能达成一致的焦点在于AMPTP否决了接近6亿美元的编剧人员加薪协议,AMPTP背后是亚马逊、迪士尼、环球影业、派拉蒙等大型公司与影视平台。

由于罢工的连带效应,包括道具制作公司、设备公司、演员、运输司机等在内的影视产业内的其它公司或人员,甚至是拍摄现场的餐饮工作人员都面临没有收入的困境。

在7月《奥本海默》的伦敦首映式上,主演们草草走完红毯,只留下导演诺兰预告,“他们即将为争取公平工资而斗争”,当天晚上,代表16万名电影和电视演员的工会SAG-AFTRA也加入了罢工的队伍。

目前,美国导演协会已先与AMPTP达成协议,包括3年内加薪12.5%、提高人员福利待遇、提高流媒体内容分成,以及防止人工智能的滥用。

生成式AI,罢工的导火索

AI,特别是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成为罢工冲突的核心。大型的制片厂和流媒体平台希望可以通过AI减少所需编辑、编剧或演员的人数。

手握笔杆子的编剧们,则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用来给AI当陪练,也不想担任AI初稿的二次“修理工”。因为,相比从头到尾的人类原创,改写AIGC内容得到的报酬更少。编剧工会在谈判过程中要求不允许AI获得署名,并且不能要求编剧根据AI写好的内容进行修改,因为这样也会显著减少工作时长。

而靠颜值和演技吃饭的演员,则担心自己的形象所有权被窃取。就像《黑镜》第六季第一集《琼,糟透了》,这一集中,主人公琼的日常生活被原封不动甚至添油加醋地编成了连续剧。知名女演员萨尔玛·海耶克“出演”她的生活,但那根本不是现实出演的,而是AI生成的,生成式 AI 甚至让“女演员”在教堂礼拜时当众排泄。

琼的各种隐私被公之于众,生活变得一地鸡毛。这一切都源于她无意间授权科技影视公司在网络上使用她的个人数据。而扮演她的人其实也是受害者,扮演者出售了肖像权,各类影视公司用合成技术,用她的“脸”来拍戏。当琼联合扮演者,一起去影视公司总部毁灭量子电脑时,被程序员告知,其实她俩所在的世界是虚幻的,大家都是数字人。

因为和现实AI入侵影视业高度呼应,剧集的讽刺效果拉满,仿佛一则来自未来的历史纪录片。美国编剧协会素来有罢工的“传统”, 1988年罢工5个月,2007年罢工4个月,这两次罢工也都是因为有新技术的出现,第一次是录像带,第二次是DVD,而这一次则是AI。

“第一次冲击”

在日本著名动画片《新世纪福音战士》里,用“第一次冲击”来描述因陨石撞击而导致原有在地生物的休眠与人类的起源。如今,因生成式AI带来的对于薪酬下降与减员的“第一次冲击”不仅在影视业,也不仅在好莱坞。

今年4月,知名公关及广告服务商蓝色光标打响了用AI优化人员配置的第一枪。根据流出的内部邮件截图,为了“给全面拥抱AIGC打下基础”,蓝色光标决定无限期全面停止创意设计、方案撰写、文案撰写、短期雇员四类相关外包支出。对此,蓝色光标方回应媒体称,相关邮件内容属实。

5月,IBM宣布暂停招聘人工智能可以胜任的后台岗位,将用AI取代7800个工作岗位,CEO很确定地预测,在未来5年里,这些岗位的30%工作将被人工智能等取代。

“第一次冲击”后,从短期来看,生成式AI会替代一些低技能或重复性劳动的工作。比如,ChatGPT可以被集中到网站或应用程序中,打造的虚拟客服为客户提供24小时不间断服务。又如,内容创作领域,Buzzfeed等新闻平台已经开始采用ChatGPT协助内容创作,采编自动化下的媒体能够更快、更智能地生成内容。

从中长期来看,就像EXCEL的出现降低了簿记员的需求量,但却使拥有操作软件数据技能的劳动力变得很抢手。生成式AI反而能增强或放大一些技能的价值或者创造出新的职业或行业。ChatGPT的出现已经成就了一个新职业——提示工程师,其主要工作就是为ChatGPT编写优质的提问,让AI生成预期的结果,美国《大西洋》杂志将其称为“本世纪最重要的职业技能”。

7月,家中有正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发出了灵魂一问:“选个什么专业以后毕业才不容易被AI淘汰、更好找工作?”显然,“第一次冲击”的震波已经到与劳动技能密切相关的教育上。我愣了半天,回复说,“干啥不重要,反正都可能被淘汰,学会和AI合作,学会从给出好答案到提出好问题,才能活得更久一点”。

在招职位